安防-資訊

安防展覽網 > 資訊 > 企業關注 > 正文

2018新三板LED照明企業:喜憂參半

2019-05-07 08:55:57 高工LED 作者:常山春 點擊量:39735
  【安防展覽網 企業關注】進入五月,企業年報披露行至末期,歡喜與憂愁終成過往,唯不忘卻走過的足跡,才能以史為鑒,照亮行進的路。
 
  高工LED就新三板“照明器具制造”行業,對62家LED上、中、下游企業2018業績進行解讀,且看他們交出怎樣的成績單,又是如何應對外部不確定因素,及如何筑起高墻。
 
  從營收情況來看,62家新三板企業喜憂參半,30家企業實現營收增長,32家企業營收出現下滑。其中華普永明(833888)、實益達(839575)、豪恩智聯(835721)營收位列前三。
 


 

  華普永明是戶外大功率 LED 照明產品解決方案提供商,產品主要有LED 燈具、模組、器件、芯片和零配件。該公司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6.08億元,同比增長0.89%,歸屬于母公司股東凈利潤2822.96萬元,同比下滑31.76%。
 
  對于利潤下滑情況,華普永明表示,主要原因一方面在于市場競爭激烈,導致部分產品毛利率下降;另一方面則是公司包含人力成本、研發、工廠開辦等費用的增加。
 
  2018年,華普永明完成了從輕資產到重資產的戰略轉型,在浙江長興取得近12萬平方土地的使用權,后續產能及效能有望大幅提升。
 
  實益達(839575)業務范圍覆蓋智能家居產品及智能硬件制造,為客戶提供照明解決方案及家居智能產品配套服務。該公司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5.59億元,同比增長70.48%,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167.25萬元,同比增長75.75%。
 
  2018年,實益達通過加強客戶合作,優化及豐富產品系列,LED照明產品及智能硬件制造產品訂單量大幅增加,實現了利潤的增長。
 
  為進一步增強競爭力,實益達正圍繞“智能硬件孵化平臺”,通過內生發展及外延投資,打造以物聯網技術為基礎的多元化智能硬件孵化平臺。
 
  報告期內,實益達完成資產重組,并通過投資布局,加深產業協同,未來或將聚焦智能硬件領域。
 
  與實益達類似,豪恩智聯布局范疇為LED照明、智能家居、智能物聯領域,其中智能家居合作伙伴有京東、小米、蘇寧等。
 
  豪恩智聯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5.08億元,同比增長50.00%,歸屬于母公司股東凈利潤3364.25萬元,同比增長1001.03%。
 
  營收與利潤雙向增長主要得益于豪恩智聯降本增效的管理模式,對成本的嚴格管控,2018年豪恩智聯實現毛利率同比上漲2.66%。
 
  另據業績報顯示,豪恩智聯以境外銷售為主,LEDVANCE銷售額占比營業收入達54.06%,存在大客戶集中風險。對此,豪恩智聯正在積極導入新客戶,開拓國內及歐洲市場。
 

  62家新三板照明企業2018營收前十
 
  再看營收增長情況,62家新三板企業中,高光世紀(837333)、華堅照明(839290)、實益達營收增長較為強勁,分別實現98.63%、72.51%、70.48%的營收增長。
 
  高光世紀主要市場在美國南加州,主要提供LED商業照明及家居照明產品服務,擁有美國市場十年以上的運營歷史。
 
  2018年,受全球LED照明行業產能過剩影響,大批中國工廠低價海外銷售,以及中美貿易戰的關稅變動,高光世紀面臨的外部市場環境十分艱難。
 
  在此環境下,高光世紀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1.56億元,同比增長98.63%,歸屬于母公司股東凈利潤1022.47萬元,同比增長134.44%。
 
  高收益背后,是高光世紀對市場環境的及時反映。面對日益嚴峻的競爭環境,高光世紀一方面針對原有業務積極調整銷售手段,另一方面加強已有項目的競爭力,培育新業務。
 
  高光世紀表示,公司將堅決進行業務轉型,從單一的照明工程全面推廣到所有節能減排工程,開拓全美市場,并計劃通過電商平臺成為中美產品與業務的紐帶。
 
  華堅照明立足于裝飾燈具行業,產品主要銷往國外市場。該公司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1.09億元,同比增加72.51%,歸屬于母公司股東凈利潤828.96萬元,同比增加2215.15%。
 
  對于業績增長情況,華堅照明表示,“報告期內,公司全面圍繞提升客戶服務價值為中心,提升管理效率,提升投入產出比,按照制定的經營目標,持續開拓市場渠道,進一步鞏固了公司行業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華堅照明國外銷售主要集中于貿易商及超市,銷售渠道單一,客戶較為集中。對此,華堅照明表示,公司正在積極拓展銷售渠道。
 
  此外,華堅照明還是62家新三板企業中,凈利潤增速高的企業,其次是豪恩智聯和零奔洋(872658)。
 
  零奔洋于2018年2月掛牌新三板,主要為客戶提供LED產品。該公司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為1.21億元,同比增長29.67%,歸屬于母公司股東凈利潤1282.49萬元,同比增長354%。
 
  零奔洋營收增長主要得益于國外銷售收入的增長。此外,公司加大了毛利潤較高的燈條的銷售力度,并積極降低成本,最終實現收益的增長。
 
  62家企業中,2018年實現較高凈利潤的企業為格利爾(831641)、豪恩智聯、歐曼科技(838812),分別實現4600.28萬元、3364.25萬元、3026.05萬元的年凈利潤。
 

  62家新三板照明企業2018營收前十
 
  格利爾主營智能LED產品,為客戶提供照明互聯解決方案,并承包智慧城市工程。該公司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4.04億元,同比增長25.51%,歸屬于母公司股東凈利潤4128.81萬元,同比增長68.23%。格利爾以海外銷售為主,2018年銷售占比72.46%。
 
  2018年格利爾加大國內市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及歐洲市場的開拓力度,其中營收增長主要得益于孟加拉智能照明路燈工程項目,以及電子器件產品銷量增加。
 
  目前格利爾正在進行上市輔導。未來公司將抓住智慧城市和軍民融合重大戰略機遇,加大智慧照明市場開發力度,保障海外市場的增長,并積極拓展國內市場。
 
  歐曼科技以LED 燈帶、LED 燈具產品的生產和銷售為主,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3.47億元,同比增長30.52%,歸屬于母公司股東凈利潤3026.05萬元,同比增長44.17%。
 
  對于營收增長,歐曼科技表示,“LED 照明行業市場需求量增大,公司在國內外廣泛開發渠道、拓展業務,項目訂單量增加,故而營業收入大幅增長。”
 
  2019年,歐曼科技將繼續鞏固行業地位,加快向更高層資本市場發展的規劃,建設定制化線性照明產品、智能化產品和工程類型產品板塊,實現多元化的產品戰線。
 
  反觀62家企業中虧損增幅較大的九洲光電(830995)、中維高新(871523)、凱世光研(833715),2018年凈利潤虧損分別達9203.13%、5287.45%、1626.52%。
 
  九洲光電主營LED 半導體照明和 LED 顯示應用,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1.20億元,同比下滑69.60%,歸屬于母公司股東凈利潤-1.68億元,同比下滑9203.13%。
 
  對于業績大幅虧損,九洲光電表示,“主要原因是收入規模大幅下滑,以及本期計提壞賬準備、存貨跌價、固定資產和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減值準備等原因導致本期資產減值損失金額較高。”
 
  據高工LED了解,報告期內,九州光電應收賬款達2.21億元,合計長期賬款達3億元,占總資產比重49.13%,目前已計提應收賬款壞賬準備。而在資產減值方面,報告期內,九洲光電資產減值損失7685.79萬元,占比營業收入達60.84%。
 
  目前九洲光電已停止事業部制管理,重新統籌人力和財力資源,并在深圳、綿陽兩地分別建立統一的生產體系,以加強各細分業務版塊在研發、市場、生產等各方面的協同,控制成本。
 
  中維高新主要從事城市及道路綠色照明節能工程的施工,及相關的照明業務。該公司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672.14萬元,同比下滑26.28%,歸屬于母公司股東凈利潤646.78萬元,同比下滑5287.45%。
 
  按中維高新在業績報中披露的情況,該公司營收下滑原因在于技術落后、產品更新較慢、運輸成本高等因素,加上勞務收入減少,部分合同尚未確認、營業外支出大幅增長,導致了收益的大幅下滑。
 
  業績報顯示,中維高新2018年前5大客戶銷售收入占比營收達96.04%,存在客戶集中風險,且該公司近三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為負,券商已發布風險提示。
 
  凱世光研司以高科技特種光源起家,2016年通過收購進軍工業用激光直接成像設備。該公司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8823.48萬元,同比下滑6.71%,歸屬于母公司股東凈利潤-1758.65萬元,同比下滑6566.38%。
 
  業績報顯示,凱世光研營收主要來源于工業應用領域,銷售收入占比約75%,其中以LDI設備相關業務收入為主。而報告期內,利潤下滑在于收入下降、成本費用上升及商譽減值導致。
 

  62家新三板照明企業2018營收前十

聲明:凡來源標明“安防展覽網”的文章版權均為本站所有,如需轉載請務必注明出處,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所有未標明來源為“安防展覽網”的轉載文章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均不代表本網立場及觀點,“安防展覽網”不對這些第三方內容或鏈接做任何保證或承擔任何責任;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在內容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我要評論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與本站立場無關。


廈門大手控制技術有限公司

安防期刊

更多

資訊視頻會議協會

咨詢中心

服務咨詢QQ交談

在線客服QQ交談

媒體合作QQ交談

展會合作QQ交談

返回首頁
5544444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文本鏈> <文本鏈> <文本鏈> <文本鏈> <文本鏈> <文本鏈> 5544444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