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防-資訊

安防展覽網 > 資訊 > 高端訪談 > 正文

智慧城市十年百位大咖訪談之徐明副主任:智慧城市頂層設計應“四規合一”

2018-12-17 17:23:23 ZNV力維 點擊量:61693
  【中國安防展覽網 訪談】為了促進智慧城市圈內專家深度思考探究智慧城市未來發展路徑,回顧中國智慧城市十年來成就與未來發展方向,智慧城市協同創新智庫特邀請國內智慧城市領域知名專家徐振強博士(中國城市科學研究會數字中心副主任)定向訪談國內外智慧城市領域一百位大咖級資深專家,上期訪談了我國網絡空間安全領域的知名專家沈昌祥院士,本期大咖訪談邀請的對象是中國地理信息產業協會城市空間信息工委會副主任委員、ZNV力維董事長兼總裁徐明博士。
 
  徐振強博士:1. 您認為當前智慧城市發展有哪些問題?
 
  徐明博士:我們國家的智慧城市建設不僅推動了城市的發展和居民生活水平,而且帶動了大數據、物聯網以及人工智能等技術和產業的發展,正在為全球智慧城市樹立東方樣板。與此同時,我們也應看到,當前智慧城市發展還有若干不足:
 
  (1)民眾的感知和政府投入之間仍然有落差。以人為本,提升民眾獲得感應該作為改進智慧城市發展的首要任務。
 
  (2)將信息化智能化項目等同于智慧城市。用信息化智能化項目的組合等同于智慧城市的頂層設計與規劃。然而智慧城市是復雜的巨系統,智慧城市建設注定是復雜的系統工程工作,需要系統科學精細的頂層設計,用項目組合建設代替智慧城市建設解決不了信息孤島問題,也不能充分發揮大數據技術的紅利。
 
  (3)重建設忽視運營現象普遍存在。智慧城市對政府管理、市民服務、產業發展的作用與智慧城市的項目運營密切相關,如果沒有好的運營,就極容易陷入總在進行智慧城市建設的怪圈。
 
  徐振強博士:2. 請簡要介紹您負責過的1個代表性智慧城市項目。
 
  徐明博士:2013年~2016年,在時任銀川市副市長郭柏春的帶領下,我與鮑鐘峻、尚軍、王潑三位專家一起搭班子參與了智慧銀川新架構、新模式的探索與創新。
 
  智慧銀川以城市為單位進行了頂層設計,圍繞惠民及民生、科學管理、產業衍生等核心目標,以行政審批改革為契機,進行了技術架構和管理模式等創新,成就了一段時間內國內外頗有影響力的智慧城市2.0銀川模式。
 
  智慧銀川采用“一圖一網一云”開放式技術架構,支撐智慧政務和智慧醫療等應用;成立了智慧銀川產業公司,支撐智慧銀川的城市運營;成立大數據管理服務局,對數據進行綜合管理與服務;出臺《銀川智慧城市建設促進條例》,用地方性法規推進保障智慧城市建設。
 
  銀川智慧城市建設得到了中央領導的鼓勵和肯定,李克強總理分別于2016年和2018年考察了智慧銀川的行政審批和“互聯網+醫療”成果。
 

 
李克強總理2016年考察智慧銀川行政審批
 
李克強總理2018年考察智慧銀川“互聯網+醫療”
 
  國內外機構與專家也對智慧智銀川樣板與創新給予了充分肯定,曾多次榮獲TMF智慧城市大獎。智慧城市的建設不可一蹴而就,智慧銀川依然有許多等待提升和改進的工作,留待政府與相關合作方去探索與創新。
 
  徐振強博士:3. 請結合您的經驗,從1個智慧城市細分領域出發,簡要談談如何高質量進行設計?
 
  徐明博士:2018年11月6日,習總書記視察了浦東新區城市運行綜合管理中心,我有幸參與了“社區智理2.0”的相關工作,在此做一些分享:
 
  (1)以人為本的設計原則。社區生活中,人們生活的大量時間是在建筑物和社區公共空間里,因此社區智理應緊緊圍繞“人的安全”、“人的管理”、“人的服務”進行構建。例如,人口管理,通過人口全息圖譜實現研判和智能預警;房屋設施管理,通過以房管人的方式,監控居住異常和設施安全狀態;車輛管理,通過一車一檔,建立車主信息圖譜,實現車輛管控和預警判斷,并提供社區停車資源管理與信息發布等服務;消防管理,將消防設施可視化,通過監控預警,多維消防管理,實現智慧消防(消防狀態總覽、告警分類統計、告警趨勢分析、智慧消防預警等)。通過這些具體的治理方式,為社區居民提供完善的公共安全、治理和惠民服務,使得社區居民更有安全感、幸福感、獲得感。
 
  (2)智能化技術的充分應用。將智能化技術充分應用于社區全流程和各個應用場景,才能構建起從立體感知到認知的全時空、全關聯的社區智理體系。通過泛在感知設備和技術,比如AIoT,整合人、地、物、情、事、組織和房屋等信息,將社區數據動靜結合(動態數據與靜態數據)、視物結合(視頻數據與物聯網數據)及時空結合(時間數據與空間數據),并在泛在感知數據基礎上進行多維數據融合、分析和使能,通過 “多維研判”、“扁平管理”、“閉環處置”實現社區治理的科學化、精細化、智能化,提升社區工作人員管理效能與社區居民獲得感及滿意度,打造和諧的社區環境。
 
  徐振強博士:4.請你以某個城市為例,如您是總設計師,該城市的智慧城市頂層設計該如何進行?
 
  徐明博士:為了規避智慧城市頂層設計中重技術輕業務、重規劃輕實現、重建設輕管理等問題,我們還是建議智慧城市頂層設計遵循“四規合一”的方法論,即在智慧城市頂層設計過程中,結合目標城市的戰略管理規劃、空間建設規劃、經濟發展規劃、技術保障規劃協同考量。
 
  以城市的戰略規劃為基礎、經濟社會發展規劃為目標、技術規劃為保障,從空間進行統籌布局,積極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防止低水平重復建設,促進資源的合理布局,使資源得到充分利用,形成統一銜接、功能互補的智慧城市規劃體系。在此基礎上,輔之以安全規劃和標準規劃,從而形成完整的智慧城市頂層設計,如下圖所示:
 
  “四規合一”的頂層設計方法論
 
  頂層設計的重點在于構建完整且可行的智慧體系。遵守這個體系,各方既可以獨立地展開系統的建設,明確分工,又要形成合力,共同構建可持續發展的智慧城市基礎框架。通過智慧城市頂層設計,在統一的城市發展戰略規劃指導下,明確城市定位,厘定智慧城市建設內容和形態,總體統籌設計,避免分散投資和重復建設。
 
  需要特別強調的是智慧城市頂層設計還需強調實施路徑規劃,依據目標城市的現狀與戰略規劃,結合當地政府委辦局與城市組成機構的規范與要求,將智慧城市建設內容分解成一個個可執行的具體項目,并明確責任組織和責任人,確保智慧城市頂層設計可落地、可實施。
 


 

  大咖簡介:徐明
 
  (1)1999年碩士畢業于吉林大學,現為清華大學首屆創新領軍工程博士
 
  (2)中國地理信息產業協會城市空間信息工委會副主任委員、中國新型智慧城市建設工程科技2035發展戰略咨詢項目組成員、中國測繪學會智慧城市工委會委員、中國大數據產業生態聯盟大數據專家委員、深圳市人工智能行業協會專委會委員、南方科技大學創新創業業界導師、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客座教授、深圳市新型智慧城市專委會專家
 
  (3)曾任中興通訊副總裁、總裁助理、戰略及MKT總經理等職務?,F任ZNV力維董事長兼總裁
 
  (4)2017~2018年中國智慧城市領軍人物、2018年“中國物聯”產業人物
 
  特邀主持:徐振強
 
  (1)博士,中國城市科學研究會數字城市中心副主任,金磚國家智慧城市峰會中方代表,“2017中國智慧城市城市影響力人物”,從經濟地理學角度提出中國特色智慧城市理論,自下至上產業思維提出“智慧城市五位一體模式論”;
 
  (2)《Smart Cities》(世界以“智慧城市”命名的英文期刊)、《城鄉建設》、《區域經濟評論》等期刊編委、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十三五”科技戰略規劃“智慧城市”編寫組成員,《瞭望研報》特約撰稿人,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專家委委員,新華網智慧城市專家庫成員,中關村智慧城市信息化產業聯盟專家委員會成員,河北電子政務智慧城市專家委員會核心專家,北京、上海、重慶、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和雄安新區等智慧城市決策咨詢專家,中國研究生智慧城市技術與創意設計大賽評審專家;
 
  (3)從智慧城市出發,聚焦城市脆弱性,提交《瞭望研報》1份(經《瞭望》成功報送中辦、國辦);就智慧城市主題,在瞭望智庫公開發表兩篇文章;經上海市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提交《專家反映》1份【第45期】,報送市委書記、市長等;按智慧城市主題檢索,中文文章量位列(總下載量超過40,000余次,累計被引超過500次,篇均被引數5.88,篇均下載數485)),獨著1部(《智慧城市新思維》,主編《數字中國說——智慧城市高質量案例精選》;
 
  (4)2012年7月以來,先后主持(參與)智慧城市研究與規劃項目約31項(其中國家科技重大專項1項、國際合作4項、部委級3項、北京市折子工程1項、上海市決策咨詢1項),項目來自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科技部、中國科協、上海市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北京市城鄉規劃委員會、中關村管委會、深圳市規劃和國土委員會、青島高新區管委會、東莞生態園管委會和方興地產(現金茂地產)等單位。
 

聲明:凡來源標明“安防展覽網”的文章版權均為本站所有,如需轉載請務必注明出處,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所有未標明來源為“安防展覽網”的轉載文章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均不代表本網立場及觀點,“安防展覽網”不對這些第三方內容或鏈接做任何保證或承擔任何責任;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在內容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我要評論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與本站立場無關。


廈門大手控制技術有限公司

安防期刊

更多

資訊視頻會議協會

咨詢中心

服務咨詢QQ交談

在線客服QQ交談

媒體合作QQ交談

展會合作QQ交談

返回首頁
5544444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文本鏈> <文本鏈> <文本鏈> <文本鏈> <文本鏈> <文本鏈> 5544444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